汝桑

Ⅰ.Chasing paradise. 娱乐圈au+片段灭文法,HWC均匀三角

作者 @June/&/Zora 和 汝桑
和爱人的第二个娃啦~

(一)
“他叫什么?”
“What?”Amber顺着Wilson的目光看向斜对面,角落里一个没见过面的金发男孩,“哦,Robert Chase,如果你说那个金发男生,新来的。今天行程有点满,半小时后预约了采访…………”
Cuddy揉了揉额头:“我真是脑子短路了才会觉得你会好好听我说话!哪一个?金发的那个,叫Robert Chase,澳大利亚来的杂志模特。现在给我听好,不要再…………”
“杂志模特?恩,挺漂亮的。”Wilson多看了两眼,跟着两位经纪人走了。

“嘿,Foreman,下午那个摄影是几点的?”把吉他放在一旁,House从排练厅的舞台上走下来,顺手旋开一瓶水喝了一口,边询问着行程。
“这次……我看看,是下午3点那个,要和新模特合作的……”Foreman絮絮叨叨地念着,House却满脑子都是正在写的新曲子,没有认真听。
“你有在听吗?”Foreman念完消息看向休息的House,却没得到任何回复,他有些愤怒地质问着。
“这里可以放慢半拍……”House已经低头喃喃着回到舞台上,嘴里还不时哼着,仿佛在实验哪一种更好。
Foreman摇摇头,转身离开了排练厅。“Cuddy,这里是Foreman,下午和那个Chase的拍摄可能要取消了……”

(二)
“别紧张,只是一次试镜,刷下来了也没关系。”Cameron结结巴巴地给Chase打着气,也不知道是在给Chase加油还是在宽慰自己。
“我没问题。”
“我知道你还是有点担心像上次和歌星House的合作那样临时取消,这次试镜有Cuddy亲自保证,只要你发挥正常,有很大几率可以把角色拿到手的。”

“后天的拍摄是酒吧戏,有一个澳大利亚来的新人演员,听说以前是做模特的。”
Wilson默默听着,没有做评论。澳大利亚的模特啊,会是他吗?

“嘿告诉你个好消息!”Cameron小跑着到Chase跟前,“试镜通过了,剧本在这!别有压力,虽然对手戏是和那位影帝。”

(三)
“晚上好,现在我正在格莱美现场,我旁边的是——Gregory House!恭喜啊Gregory,又一次满载而归包揽了三个奖项!”“哈,谢谢。”“这次获奖的专辑《Gold》很多粉丝都声称感受到了不一样的风格,可以问一下你是打算换风格吗?或者是因为什么而有灵感?”
“这个嘛……”House摸了摸自己的胡渣,“非要说灵感从何而来的话,上次的慈善晚会我看见了一位金发的……我不清楚,也许是精灵?”。

(四)
“我警告过你别陷得太深,我从没有想要伤到你……这次我说的是实话,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棕发的男人的脸近得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吐息、身上的味道,接着他的嘴唇得到了曾期待过的触感。棕发男人举起手里的针管,狠狠扎进他的脖颈,疼痛和窒息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后映象,还有那个温柔的吻…………

House去片场找Wilson麻烦的时候,正好看他在拍戏。
洒水器模拟着下雨的天气,Wilson撑着黑色的伞穿着长风衣的样子很有英伦风的模样,他的对面站着一个年轻人,金发、年轻,头发被水打湿黏在皮肤上样子楚楚可怜。
House记得自己见过这个面孔,慈善晚会上的,那个男孩,他上一张专辑的灵感。

(五)
金发的精灵站在被树根缠绕的石头上,身着纯白的衣服,像是一颗钻石闪闪发亮,在这暗沉阴森的森林里。精灵的唇间吟唱流水与树木的生命,对迷路的旅人伸出手。
旅人身着残破盔甲,干枯的血液和黑色的尘土没让精灵的怜惜有丝毫减少,他伸出手,牵住精灵好似在发光的手。
下一秒,一切变得明朗,贝斯、吉他、架子鼓和钢琴打破了低沉的大提琴前奏。

(六)
Wilson严肃地看着House和Chase合作的新MV,镜头绕着两人对唱着一边走近彼此的画面最后在他们只差十厘米就要碰到对方的时候停下,两人的侧脸特写。

某间不知名的小影院里,新上的片《雾都》正在放映。House戴着3D眼镜坐在中间最好的观影位置,大份爆米花已经吃了大半,他看着荧幕上Wilson和金发大男孩拥吻的画面,嘴里的爆米花咔咔作响。

(七)
“……House把大男孩惊慌挣扎的手按住,常年弹琴有力的手紧紧握着他的手腕,Chase白皙的身体在年长的歌手面前一展无遗,虽然曾在相机前展露过身体,但是在暗恋的人面前,这是第一次。House的腿挤开Chase的双腿,大腿不怀好意蹭弄着大男孩腿间……”
Foreman惊讶地看着自己几乎不碰电脑House此时正在飞快打字,并且看上去很开心,“呃……House?晚上有一场脱口秀节目……”
“不去,无聊。”
“你不能总是推掉!这是工作的一部分,Remy和你一起去……”
“13?她去了还需要我干嘛。”
“……和Chase。”
 打字声停下了。

Wilson严肃地看着House和Chase合作的新MV。
他拿起了手机。
“Amber,给我接个剧,叫上Cameron,让Chase和我接一部。”
“……发生什么事了吗?”
“什么都没有,给我接部剧。”

(八)
Foreman给了Chase一杯热咖啡。
“谢了。”Chase把咖啡捧手里打个哈欠。
“你的黑眼圈都要掉下去了。”
“我知道……”
Foreman拍拍他肩膀,对于某歌坛天王和某奥斯卡影帝小朋友抢玩具一样行为的最大受害者,他爱莫能助。

TBC?

在群里说要提醒的几位…… @叶烬文  @孔方  @Lori_Hilson ……

冷圈中的冷圈,所以,求评论?

晚上放正文~

June/&/Zora:

☆预告☆

*娱乐圈au
*House/Wilson/Chase 3p预警,稳定等边三角不存在“选择谁”的疑问
*ooc……有的…我们尽力努力…orz

这是一个世界。
发光的银幕前,落下的帷幕后
有人说它是虚假的。
欲望如雷,金钱如雨;
逢场作戏,纸醉金迷。
粉丝的尖叫,狗仔的闪光灯
红毯上要落落大方,下笔签名也是战绩
别忘了摆出招牌笑容
绯闻情侣,网页热点;
绚丽舞台,披上皮囊,看向镜头
“3,2,1,action!”


作者: Zora(我)& @汝桑
[不定期更新:D]

【HW】结局衍生段子,甜虐难说,一发完

作者碎碎念:深夜听歌感想第二弹,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继续写,一点狗血的剧情补充,总觉得hw不可能真的那么豁达,所以……
建议配合结局+治愈向BGM食用。

【正文】

不可置信地笑出声来,Foreman把员工卡放到桌上。

砰,院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看来院长办公室的门就逃不过被诊断科主任肆意撞开的结局了?”放松的心情下,Foreman难得开了个玩笑,招来Chase不可置信的一个挑眉。“某人心情不错?”

Foreman勾勾嘴角,没有同意也没有出言反对。“有事?”
“哈,某人绝对心情不错!”Chase咧着嘴,一脸发现什么天大秘密般的表情指着黑人院长。
“你又不缺钱。”
“反正你也不会同意给我涨薪水。”
“不闹了,有事?”Foreman收起微笑,摆回往日不苟言笑的严肃脸。
“手术,病人家属不愿意签字。”和某个灰发男人一样无辜的眼神让Foreman有些发毛。
“你来找我是因为……?”
“Wilson辞职了。”医院也没有第二个极其擅长和病人家属打交道的肿瘤科主任。Chase暗自嘀咕着。
“你好像并不惊讶?”Foreman有些好奇。
“这个病人的家属一看就是自认为聪明过医生的类型……”Chase无聊地解释着,却被Foreman打断了。
“你好像并不惊讶于Dr.Wilson的辞职?”
听到这个,Chase突然露出一副忍耐而又兴奋的表情,“我今早在楼下遇到Wilson了,他看上去很满足,连微笑都真挚她不少。你说,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Foreman板着脸配合。
“你……”Chase盯着Foreman多看了几秒,仍然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整张脸丧失了兴奋,略带挫败地垮下来。“你知道了。”
“How?”停了停,Chase还是忍不住问。
Foreman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桌上的员工卡。“你呢?”
“只有一个人有能力让Wilson失去工作,而且他已经在这方面做出来无数努力。”
“House”异口同声。

“所以,你的病人……”
……





“Wilson,”在路口等得不耐烦的House终于听到身后传来的轰鸣声,朝后喊着对方的名字。
第二辆摩托车渐渐靠近,直到停了下来。瘸腿男子从车上下来,向对方走去。棕发的男人也侧身下了车,把头盔挂在车把上。
“House.”伸手帮不羁的灰发男子整了整衣领,却被对方的视线盯得不自在起来。
“连我们肿瘤科的天才男孩都一头白发了,这是什么我不知道的新时尚吗?”
“我也就只有鬓角几缕头发变白了。”没好气地托了托对方的下巴,示意对方抬起头,以方便自己整理的活动,手却被抓住了。
Wilson也没尝试挣脱,只是有些无奈地笑了。“你确实在挑时间上有独特的品味。”
愣了愣,House抓着Wilson的手从自己案子旁边挪开,放在身前。“平凡多无聊啊。”假装无所谓地咧咧嘴,眼角却微微泛红。
紧了紧手,又再把手从House手中抽出来,翻身骑回摩托上,努努嘴,示意对方回到摩托车上去。
House顿了顿,没有动。伸出空出来的手,把几缕被风吹乱的棕发撩回Wilson耳后。毫不意外地看到Wilson眼角同样的湿润。转身回到自己的摩托车旁边,“Come on.”
……





“你说,等那之后,House会怎么做?”Chase叉起一块切好的肉,边咀嚼边含糊不清地问对面坐着的人。
“谁知道啊,他可是House。”Foreman无所谓地耸耸肩,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的酱汁。





FIN

私心 @June/&/Zora 爱人,送吻求抱抱(⑉°з°)-♡

【HW】rain 深夜友情向一发完。

一点碎碎念:突然想尝试写出剧里hw那种陪伴长情的感觉,虽然并没有很成功。加上这几天一直☔️……也是希望担心的事最后都能有个这样美好的结局吧😊

下雨了,Wilson抬头看向窗外,夜晚的普林斯顿被雨水模糊成一片,那些繁华的宁静的街道,都融在一片混沌的光影中。叹了口气,把视线转回到桌面上,周末加班下变薄的文件堆又在这几天的忙碌中重新加厚,顽固地盘踞着桌面的一角。深夜,没有来来往往的病人家属和手下的护士医生,Wilson纵容自己放松片刻,不再强撑出一脸满怀希望的笑容,他不愿意让已经承受着很大压力的家属和同僚因自己而更艰难,可几日的超负荷工作下,他自己也快要撑不住了。
略一思索,Wilson抓起了电话听筒,塑料冰冷的质感让他找回些许冷静。“Wendy,我是James,能帮我取消明天上午的预约吗?恩,我没时间过去……可以,周六上午我有空……好的,谢谢。”放下电话,Wilson在日程本上划掉第二天一早的某项预订,却没有立刻合上本子。明天是星期五,早上他必须和6床的White先生谈谈治疗方案的事,还有上周来过的Potter女士,似乎她的病情又恶化了,在她的预约前先要找Julie拿检查报告。下午似乎没有安排,晚上要去House家,所以还要提前下班去租碟片。核对了一番第二天的安排,Wilson把划掉的预订补到周六上午,再确认了一遍,才把日程本放回抽屉里。他决定,看完手上这份文件就先回家,剩下的文件可以带回家处理。

用拐杖撩起百叶窗帘,之前的绵绵细雨变大了。House转过身,向Wilson的办公室走去。雨天增大的湿度加重了他大腿的疼痛,而变大的雨更是让他无法骑机车回家。棒极了,走到熟悉的木门旁,House无声地咒骂着,熄灭的台灯、缺席的办公包和锁上的办公室都暗示着他唯一的回家方式已经离开了医院。边返回办公室,House边思考着,是用回那落灰多日的银色小车,还是咬牙冒雨冲回家,或者,他烦躁地想着,不如在休息室应付一晚。最后一个选项很快就被排除了,他的腿痛已经有恶化的趋势,再在沙发上应付一晚必然会加重疼痛,但是淋着大雨回家很有可能招来同样的后果。而在停车场放了近半年都没使用的车显然不是特别合适的交通工具。
House穿上了夹克,单肩背着拉链半开的双肩包,离开了办公室。第二次经过Wilson的办公室时,House再次向里面望了一眼,停住了。
最终,House进了电梯。

雨变大了,Wilson走出医院大门,向露天停车场走去,他有些后悔早上为了省事直接把车放在露天停车场的行为,这个月的洗车日又要提前了。不知道House走了没,Wilson边撑开伞,边分出少许心思想着自己的好友。远远地,Wilson朝着House的停车位望了望,那一抹橘红色还在,也许House坐公交回去了?可公交站离他家有近10分钟的路程,绝无可能House会在这种天气拖着他的腿走10分钟回家。Wilson向口袋探去,却什么也没摸到,四下摸索一番,还是无果,Wilson挫败地转向面朝医院的方向,却看到某个熟悉的拄拐的瘦高男人正冒着雨朝自己的方向前进,冒雨加上瘸腿显然严重影响了他前进的速度。男人的头发被雨水浇湿,一缕一缕贴在头上,让男人看上去没了平日的嚣张,多了些许令人怜爱的小动物般的柔软。Wilson在心里默默嘲笑自己的比喻,这要是被House知道了,自己估计会被各式各样极具侮辱性的恶作剧淹没。
“House?”
“你的钥匙。”晃晃手指,展示手上反射着月光的金属制品。
“谢谢,”接过钥匙圈,干燥的手指短暂蹭过湿漉漉的手掌,并默默把雨伞向上抬高几厘米,默许着对方无意识挪过来避雨的举动。“一起?”
点点头。
勾起今夜的第一抹微笑,连自己都没察觉到地,放松了紧绷的肌肉,坐进车里,把伞扔到后座,打开了电台开关。“事先声明,开车的人才能选择频道。”并在内心默默妥协,深知House必然会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开始反抗性地换台,哪怕自己车上的第一个电台已经是House的最爱。

END

【hilson】May I Have The Honour? (Ⅸ)

等Wilson重新把今晚需要的东西拿出箱子,已经是傍晚了,暗下来的窗外应和着Wilson咕咕叫的肚子。“今晚吃什么?”House拆开一包饼干,边往嘴里塞吃的,边含糊不清地问。

“我以为你才是厨师?”

“有道理,”塞饼干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又继续了,“今晚吃什么?”

叹气,揉了揉太阳穴,Wilson转身进了厨房,“别告诉我你冰箱里只有过期的罐头……你真的是厨师?”

“餐厅就在楼下。”心满意足地放下空了一半的袋子,House起身也进了厨房,“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叫Cameron送上来。”

“他们不上班的时候也待在餐厅?”Wilson把冰箱门合上,踮起脚检查橱柜里的食材。

“我休息,他们上班。别找了,我从来不在这里煮东西。”House在厨房里转了转,“要不去餐厅里做?”

“你不介意?”Wilson知道厨师们都不喜欢其他人动自己的厨房。

“走吧。”

 

什么事发生了?House挣扎着寻找线索。餐厅的厨房除了鸭子们之外谁也没进去过,就连开业那天来帮忙时Cuddy也被挡在厨房之外,而他自己的料理台更是连鸭子们都从来不敢靠近。可刚才在家里,鬼使神差,对Wilson手艺的好奇战胜了对私人领地的占有欲,他提出了邀请,而他的逻辑解释不了为什么。

 

叮~门被推开,无所事事的三只鸭子正在窗边的桌子上坐着。咬着笔头玩填字游戏的Chase,帮忙筛选订餐信息的Cameron,还有发着呆的Foreman全都转过来看向门口。

“离开,立刻。”很快反应过来的三只小鸭子趁着House没有反悔立刻冲上楼梯,几秒钟之后,拿好私人物品的他们就依次离开了,走在最后的Chase还不忘对着Wilson眨眨眼睛,脸上挂着一副讨厌的了然表情。Wilson茫然地望向Chase的背影,显然不知道这个表情来自哪里。

“进来。”用拐杖挑开帘子让Wilson先进去,随手甩了一条蓝色的围裙扔给对方,自己也系上一条一模一样的。

“挞哒。”推开储物间的门,让Wilson自己去拿,自己则倚在门上,看着Wilson眼角掩饰不住的兴奋,眼睛里微微闪着光。

 

“你能不能,额,帮忙弄下这个?”在料理台上忙碌的Wilson回头问House。

走上去,有意把对方挤到一边,抓过砧板和刀,“这样更快。”

“可以让我试试吗?”说着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刀,试探性地换了个方向,“这样?”

“嗯。”House推开让Wilson继续操作。自己绕到对面在Chase的桌子上准备着蔬菜。“你打算做什么?”

“想吃PANCAKE吗?”

“你跑大老远到餐厅来就为了做PANCAKE?”

“这才5分钟路程!”

“我可是瘸子,你就不能对残疾人表现点同情心?”板着的脸终于忍不住肆无忌惮地笑起来。“真的,这么多食材任你挑选你就打算用袋面粉?”

“你可以自己做晚餐,我不介意。”

House轻哼一声,低头认真处理手上的豌豆。

 

PPTH餐厅又一次在周末的夜晚关着门,可半透明的窗纱却遮盖不住店内橘黄色的灯光。因为只有两个人,House只打开了最靠近厨房的那张桌子上方的小灯。那是一张厚实的木桌子,看上去有些笨重,两个身高超出平均水平的人坐着显然有点挤,膝盖不时撞到对方。

“怎么样?”有些忐忑地问对面的灰发男人,那张往常尖刻的面孔在暖色的灯光下柔和了些许。

“嗯。”并没有做更多的评价,却默默又从盘子里叉起一块PANCAKE。

 

“嘿!”Wilson低头检查自己的领带,House那槽糕的吃相加上对枫糖浆的爱好导致Wilson领带上降落了几滴粘稠的糖浆。而半张桌子更是沾满掉落的糖浆和肉汁。“等会我可不帮你擦桌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雇佣了三个手下。”House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在餐巾上抹了抹手。

614自截调色

给cp @June/&/Zora 一个大大的亲亲👄

(Hilson群里用这个情头👻大写的邪教~)

【hilson】May I have the honour?(Ⅲ)

清晨的阳关还未来得及进入贝克街221的卧室,喧闹的鸟叫声已经吵得让人不得安息。不过这些都不是House这么早起床的原因。显而易见,House有一条坏腿,腿的状况时好时坏,而今天绝对是坏的时候。也许是前一天折腾到太晚,也许是不习惯床上多了一个人,闹钟还没响,House就揉着自己的腿瞪大了眼睛。维柯丁的效果不能马上出来,他只能绝望地揉着大腿,希望疼痛快些缓解。

“你还好吗?”刚睡醒还有些黏糊的声音。

“坏日子。”没有更进一步的解释。

“要我试试吗?”稍微爬起来,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对于起床来说还挺早的。”

转过去奇怪地望着对方,“试试啥?”

“我学过一点按摩技巧。”困意未消,却掩盖不了诚恳。“就当做房费了?”

“一般都是我给睡在我床上的人付钱。”默许了对方伸过来的手,干巴巴地开了个玩笑。

“哈哈”假惺惺地回应着对方,边坐直身子,把被子掀开,试探性地按起来。

“啊!”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你是缓解疼痛还是加剧疼痛?”

“嘘……”

紧绷的脸放松下来,身子也慢慢倚到床头休息。

Wilson隔着棉布用力揉着紧绷太久的肌肉,又换手去按摩被过度使用的左腿,House在按摩中渐渐放松下来,疼痛的舒缓让他的声音里都带上一丝愉悦,“我真的不用为这个给你付钱?”

“如果你真想感谢我,不如把裤子脱了。”开玩笑地挑起眉毛,“说真的,我去热点油,直接按在皮肤上效果会好很多。”

迟疑了半秒,点点头。

Wilson爬下床,找了一会儿拖鞋,又只能无奈地赤着脚离开了卧室。

等他回来的时候,棉质的家居裤已经被脱下,搭在了床脚。Wilson跪坐在床边,倒了一点橄榄油在手心,稍微焐热了一点,再揉到House腿上。肌肤直接接触的感受确实比隔着衣服更加舒服,House满足地轻哼,惹来Wilson满意的微笑。

“怎么样?”

“你欠我一大笔钱。”

疑惑地望着对方。

“我花了那么多钱试各种按摩师。”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Wilson

“下次,叫我吧。”

 

按摩完的Wilson也没了睡意,帮着开始收拾昨晚两人留下的烂摊子。堆放在茶几上的啤酒罐子,还有开了就没放回去的许多DVD碟片。而House就只是坐在沙发上,脚架在茶几上,以腿疼为理由拒绝帮忙。

“腿抬一下。”拿着抹布说。

把脚抬了抬,“你说,我们下午是继续看怪物卡车,还是去脱衣舞吧呢?”

“我下午该回去了。”

沉默。

“你要回去收拾东西?”一起出声。“Sam下午不在。”

“要不……你搬到我家来吧?”

“算了,我睡你床上显然对你的腿不好。”

“其实我有客房。”House沉默了一会儿,用拐杖指了指侧面的门。

沉默。

“你真的不介意?”

“为啥介意?”

“OK,我们下午去收拾东西吧。”

 

 

 

“为什么你要跟过来?”沉默地开了一会儿车,Wilson还是忍不住发问。“一般人可不会这样随便地帮助陌生人。”

“嘿,你叫James Wilson,对吧?看,我都知道你的名字,你怎么能算陌生人呢?”

“说真的,为什么?”

熟悉的沉默。

Wilson放弃询问,把注意力放回道路上。

 

 

 

“下车吧。”Wilson把车停好,动作熟练得有些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他三个月前才搬到这里。棕红色的小房子,附带远称不上宽敞的庭院,门口的植株叶子已经泛黄,落叶被风聚拢在楼梯脚下。House拄着拐杖站在一边,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欢迎光临寒舍。”开了句干巴巴的玩笑,Wilson叹了口气,径直走向卧室。

 

 

 

“你要帮忙还是就一直站在那?”费力往箱子里塞东西,Wilson懒得回头问House。

“我可是个瘸子。”拐杖捅捅地板。

“我为什么要带你过来……”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埋怨。

装满东西的纸箱渐渐在客厅垒成一个小柱子,Wilson在屋子里四处走动,寻找着想带走的物件。咔哒,大门被打开了,推门进来的金发女人视线正好撞上坐在沙发上的House的。“你是谁?”女子质问。

“Gregory House,你是谁?”

“房子的主人。你怎么进来的?”

“哦,你的丈夫带我进来的,不对,是前夫了,啊,等等,你们结婚了吗?”

“James?”女人仿佛被逼到角落的猫。“你的朋友?”

Wilson从屋子里出来,衣衫凌乱,头发支棱着,手里还拿着几件衬衫。“Julie?我以为你要晚点才回来,抱歉,我马上就好。”

 

 

 

回程的路途比来时更加寂静,驾驶座上的人没有开口的意思,副驾驶上的人也没有要挑起话题的性质,两人各怀心思。

“Wilson,你说,什么样的人会容忍自己的伴侣接二连三地背叛自己?”

“House,别。”

“你的基因里病态地被刻下了要做个好人,这我能理解,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你这样做着却在脸上写满饱受煎熬的痛苦。还是说,你并不想当一个老好人?”House望向Wilson。

“哈,你不是天生就这样的。你病态地满足他人的一切需求,尽管很多时候这样做的后果让你不舒服,说吧,你在补偿什么。失手杀死过病人?和兄弟帮的人一起欺负过同学?不小心把仓鼠养死了?”仿佛终于找到有趣的事情,House继续着。

急刹车打破了House侧头看向Wilson的动作,后脑勺重重撞上椅背让House回过神来,“什么?”

“闭嘴就好,House。”

沉默。

“干什么?”终于忍受不住对方持续的盯视,Wilson恼怒地转头看过去。

“你比我想象的还有趣。我更加不后悔邀请你一起住了。”

“我倒后悔了。”

【Hilson】May I have the honor? (Ⅱ)

今天,性情古怪的主厨先生又推掉了晚上的预订,给辛苦工作的三个手下都放了假,自己骑着摩托准备回家时,突然兴起,在路过的一间酒吧停下了。

还不错。House在心里点评着,这是一间安静的小酒馆,没有喧闹的人群,只有安静的音乐和沉默的酒保。House坐在吧台边,要了一杯威士忌。

“Hi。”有些熟悉的温柔嗓音。

“Wilson。”

“You are House,right?”声音从身后转到身侧,听上去有些醉。

“Even though I'm in love,Sometimes I get so afraid。 ”男声重新舒缓地响起,身边人却好像被点着的火药桶般生气地站了起来。

“你不喜欢这首歌?”

“不知道TM的谁点了5遍了!”Wilson激动地说,酒杯里的酒洒在了衣服上,“该死。”

“来吧,我们走吧,我家离这就半公里。”

Wilson有些犹豫。

“我可有些全新泽西最丰厚的Porn收藏~”House眨眨眼睛。

“走吧,Horse……en……House……”Wilson在吧台前转了转,跟在House身后出了门。

 

 

 

“抓紧我。”先跨上摩托的House示意Wilson跟着上来,一边抓过对方的手环在自己腰上。“小心大风。”毫无真心的警告声淹没在摩托的轰鸣声中。推开门,House让到一侧让Wilson进去。

“Porn在书架下面,啤酒在冰箱。” 

把皮夹克甩在沙发上,House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毫不在意身后被留在客厅的几乎是个陌生人。 “哦,这个很棒的~”尾音不必要地拖长了,Wilson的声音从客厅断断续续传来。

House边换着衣服,边惊恐地意识到,外面那个他才见过两面的人,比Stacy还让他安心。惊恐之余,更多的却是心底那股暖暖的热流,仿佛只是呆在他身边就能感觉到愉快。

 “哈,你终于回来了,看这个,那个金发妞的胸没可能是真的。”

 “是啊,你不觉得我已经知道了吗,这是我的片子。”

“嘿,别扫兴啊。”醉酒的Wilson更加有趣了,House得出结论。 

“想看点更棒的东西吗?”House不等回答就一瘸一拐走到电视跟前,按了几下机器把碟退了出来。

“嘿!我在看呢。” 不理睬对方,House抄起遥控器切换了节目。

“怪物卡车?你也喜欢这个!”Wilson在沙发上孩子似的叫起来。 

哦,他还能更完美吗?House笑着摇摇头,坐到Wilson旁边。

“闭嘴,这可是好东西。” 

“认真的,你今晚怎么会跑到酒吧去买醉?” 

“我……无聊了?” 夜半三点,看完了怪物卡车和各种House收集的怪异porn之后,Wilson恢复了些许清醒。

“你这种好好先生才不会大晚上去酒吧买醉。被女友甩了?被老板炒了?上班被人打劫了?” 

眼看House越猜越荒唐,Wilson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是未婚妻。你怎么会忘的,我明明在你餐厅求的婚。” 

“为啥我会记得这个?”故作乖巧地转过来看着Wilson。 克制不住地微笑起来,棕色的眸子在电视机的光照下闪烁着。

“House,你真是独一无二。” 

“我当然知道。”扬起头,笑着看向对方,抑制不住地咧着嘴。  

“好了,去睡觉吧。”House站起来宣布。 

“你有客房?” 

“你睡觉打呼?” 

“什么?不。”

“那我看不出任何问题。” House宣称着,带头走向卧室。 

“你睡右边。我会放个枕头在中间。我的腿垫起来会好一点。” 

“你可以放我腿上。”Wilson突然插了一句,酒一下子醒了大半,“额,我的意思是……” 

“你的腿会麻的,白痴。” 

“那,我,我先睡了。” House点了点头,拿上东西去了浴室。  

坐在浴缸里,House随手拿了几本杂志过来翻着看,千篇一律的文字远不如交叉其间的性感美人照片吸引人。瘫在浴缸边缘,让热水治疗着自己劳累一天的双腿,一边欣赏着美好的肉体,啊,生活真是美好。  

洗完澡出来的House身心舒畅,毫无睡意。一走进卧室,就看到某位本应该是客人却霸占了整个床的醉汉,而那清晰的呼噜声明明白白地表现出这家伙还是个大骗子。

毫不客气地用拐杖捅了捅,呼噜声停下了。

“嗯……走开……” 

“右边去。”边说边开始拽被抢走的枕头。 

“嗯……”咕咕哝哝地挪动了几下,向右移了肉眼几不可见的几厘米。 

“喂,过去点。”拐杖继续戳了戳。 

“嗯……啊……House?”终于清醒的人转了个身子看向吵醒自己的男人,“抱歉。”尴尬地笑了笑,男人坐了起来,“我还是回家吧。” 

“三更半夜的你打算怎么回去?更何况你还没家可回。”爬上床,边毫不客气地指出。 

“那个……你怎么……” 

“Sam把你甩了,你还大发好心自己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 

“你好奇我为啥知道你被甩了?”不可置信的怪异语调。 

“算了……” “说真的,你能去哪?躺下吧,这床没那么小。” 

……

“你醒着吗?” 

“干什么?”不耐烦的粗砺嗓音。 

“……没事。”

 ……

 House突然转过来面朝着对方,

“说。” “没事,你睡吧。” 

“说。”强硬的语气。 “我……我的未婚妻不是第一次成为我的未婚妻了。”Wilson顿了顿,“Cuddy可能说过我离过两次婚,其实是三次。” 

House静静地听着,目光聚焦在男人有些凌乱的棕发上。 

“Sam和我在医学院就结婚了,我们……渐渐失去了热情。”Wilson盯着天花板,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婚姻不顺,和家人关系也没多好,现在沦落到和一个才见过两面的人说这些的程度。 

“她离婚了,你离婚了,过去的美好大于现在的无奈,然后你们发现现实还是一样操蛋。”House用一种愉悦的歌唱感接了下去。

“How……算了……”Wilson已经放弃询问House是怎么知道的。“差不多吧,我发现,我还是不能原谅她的背叛。” 

“所以你跑到酒吧去买醉?”

 …… 

“你怎么总要知道原因,就,让它过去吧。”

 ……

“我……”Wilson缓缓开口,“惊讶吗,Sam是我第一个认真交往的女孩子。那时候的生活远比现在快乐,虽然我们都很穷,我打了两份工,她也没好到哪里去,可是我们总能憧憬未来,寄希望于爱情。可这一次,我们都变得现实了,爱情不再能抚平生活带来的麻烦。” 

…… 

“睡吧,House。”

 …… 

“晚安,Wilson。”  

 

被子悉悉索索响了一阵。两道二重唱般和谐的呼吸声从被子中传出来。

窗外,路灯静静立着,帮着月亮照亮无人的街道。

hilson夫夫一起“欣赏”澳洲袋熊的半剧情向pwp~(part two)

!warning!threesome+开放性关系hilson夫夫+bi Chase !预警!

@June/&/Zora (part one)的联文
希望有兴趣的观众们依顺序食用,鞠躬🙇~